中央人民政府 湖南省人民政府 永州市人民政府
登錄 注冊 簡體 繁體 RSS訂閱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道縣概況 > 自然地理 > 資源利用
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保護與利用
  • 2019-12-16 17:56
  • 編輯:
  • 作者:
  • 來源:道縣人民政府門戶網站
  • 【字體:    

紅軍長征歷盡艱難險阻,行程約二萬五千里,在中國革命史、世界軍事史上留下了光輝篇章,堪稱人類歷史上的偉大奇跡。湖南既是紅六軍團西征的落腳點,也是紅二、六軍團會師后長征的出發點,而“通道轉兵”更是中央紅軍在長征途中起死回生的重要轉折點。[可以說湖南是紅軍長征過程中經過的極其重要的地區,正是在廣袤的湖湘大地上,紅軍開始逐漸克服“左”傾錯誤的軍事指揮,一往直前的沖破敵人的圍追堵截,渡過了生死存亡的危局。紅二、六軍團以及中央紅軍在湖南境內譜寫了一曲曲英勇雄壯的英雄贊歌,也為我們留下了大量極其珍貴的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革命先烈們在湖南長征中走過的光輝足跡、眾多相關的歷史建筑、歷史史跡等,它們既是中華兒女寶貴的精神財富,也是特別珍貴的世界文化遺產。

一、紅軍長征途經湖南的光輝足跡回顧

紅軍長征在湖南經過的縣份多、地域廣、影響大。湖南既是紅六軍團西征的落腳點,又是紅二、六軍團長征的出發點。從1934年7月23日至11月7日,任弼時、蕭克等率紅六軍團奉命先遣西征途經湖南;1934年10月16日至12月18日,黨中央和中央紅軍八萬六千余人長征進至湘南;1934年11月至1936年1月19日,任弼時、賀龍等率紅二、六軍團在湘西建立根據地,開展斗爭,其后誓師長征,挺進湘中,由湘入黔,北上抗日。這三支長征的工農紅軍隊伍在先后一年半的時間里,途經湖南現在的9個市州48個縣市區的廣大地區,譜寫了一段段可歌可泣的長征史詩。[2]

1934年夏末,第五次F反“圍剿”在博古、李德等人“左”傾教條主義的錯誤領導下,敗局已定。中央蘇區在蔣介石的重兵包圍和猖狂進攻下,根據地不斷喪失,陷入了極其被動的局面,隨時面臨著被全部消滅的可能,中國革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最嚴峻的挑戰和考驗。為此,中共中央被迫決定開始實施戰略轉移,中央紅軍(第一方面軍)主力開始長征,同時留下一部分紅軍就地開展游擊戰爭。為配合中央紅軍實行戰略轉移,經李德提議、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同意,決定以紅六軍團為西征先遣隊提前奔赴湖南給中央紅軍戰略轉移探索道路。1934年7月23日,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向紅六軍團及湘贛軍區下達《關于紅六軍團轉移到湖南創造新根據地問題給六軍團及湘贛軍區的訓令》,命令紅六軍團撤離湘贛蘇區,到湘中發展游擊戰爭。經過短時間的準備,8月7日,紅六軍團在任弼時等人的率領下,從江西遂川橫石和新江口出發,離開湘贛革命根據地,向湖南中部地區進發,揭開了紅軍萬里長征的序幕。紅六軍團不畏艱險、日夜兼程,英勇奮戰,先后突破幾道敵人的封鎖線,于8月11日抵達桂東縣寨前圩。次日,又于該地召開了慶祝突圍勝利誓師西征大會。會后,紅六軍團千里迂回大湘南,搶渡湘江,主動南下。經過蔣家嶺戰斗、城步蓮花橋戰斗、通道小水大坡界戰斗、靖州新廠戰斗等眾多激烈的戰斗,沉重地打擊了沿途設阻之敵。順利進入黔東,并于10月24日與紅二軍團勝利會師,創建了湘鄂川蘇區。英勇的完成了配合中央紅軍長征、牽制國民黨軍隊的戰略任務。

與此同時,中央紅軍主力各軍團于10月上旬也紛紛做好了準備,分別集結,10月12日相繼出發。10月21日,中央紅軍突破國民黨軍第一道封鎖線后,沿粵贛邊、湘粵邊、湘桂邊西行,在獲悉紅二、六軍團會師的消息后,遂決定去湘西與之會合。10月30日,中央紅軍前鋒攻克湘南汝城。11月4日,突破敵第二道封鎖線。11月15日,又占領臨武,突破了國民黨軍第三道封鎖線;然而由于李德等人的錯誤指揮,甬道式行軍,行動遲緩,暴露了戰略目標,使得紅軍處于極其被動的地位。面對蔣介石在湘桂邊境的重兵圍堵,中央決定從興安、全州之間搶渡湘江,經英勇奮戰,付出巨大的犧牲,終于12月1日強渡湘江,沖破了第四道封鎖線。由于連續苦戰,損失慘重,此時中央紅軍已由最初的八萬六千余人銳減了5萬余人,僅剩余3萬余人。這也引起了紅軍中各級將領和廣大戰士對“左”傾機會主義者的嚴重質疑和憤慨。12月10日,中央紅軍進入懷化通道縣境內。12日,中革軍委臨時決定召開緊急會議,討論紅軍戰略轉移的前進方向問題。毛澤東極力說服博古等主要領導人,建議放棄與二、六軍團會合的原定計劃,改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前進。會議通過了毛澤東的建議,為爾后黎平會議決策紅軍戰略計劃轉變,作了必要的準備。通道會議是中央紅軍在面臨危機的關鍵時刻召開的一次緊急會議,從危機中挽救了3萬多中央紅軍。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黎平開會,完全接受了毛澤東的主張,決定向以遵義為中心的川黔邊地區前進。至此,中央紅軍離開了湖南。

紅二、六軍團會師后,創建了湘鄂川蘇區,在當地不斷開展武裝斗爭,牽制了大量國民黨軍隊,有力的的支援了中央紅軍長征。1934年11月26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湘鄂川黔邊省委正式在大庸(今張家界)成立,后移至永順塔臥。根據地建立后,先后粉碎了國民黨80多個團的六路圍攻,英勇殲滅敵軍一萬余人。出于配合中央紅軍長征的形勢需要,1934年11月25日,中革軍委命令紅二、六軍團深入湘中及湘西,協助中央紅軍殲滅沿途圍堵之敵。12月5日,賀龍、肖克等人率紅二、六軍團主力向湘西進發,先后攻打沅陵、桃源、常德等地,消滅了大量國民黨軍隊,有力地策應了中央紅軍沖破敵人的包圍封鎖。其后,紅二、六軍團繼續堅持在湘西地區進行斗爭,多次打敗來犯之地,在極其艱難的環境中,英勇作戰,在人民群眾的支持下,堅守根據地長達一年之久,并通過擴紅發展到一萬七千余人。1935年11月19日,紅二、六軍團根據敵我形勢的變化和黨中央的命令撤離根據地,在桑植舉行突圍誓師大會,挺進湘中,轉戰南北,機智靈活的沖破了國民黨的層層封鎖,勝利實現了出湘入黔的戰略目標。

二、湖南省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現狀

在湖南經過的紅軍長征部隊分別是紅軍第六軍團,中央紅軍(第一方面軍),紅軍第二、六軍團。他們所途經的地方有九個地區的四十八個縣(市)。分別是郴州地區的桂東縣、汝城縣、宜章縣、桂陽縣、臨武縣、資興市、嘉禾縣、郴州市;永州地區的新田縣、寧遠縣、藍山縣、道縣、江永縣、江華縣、祁陽縣、雙牌縣、零陵縣;邵陽地區的城步苗族自治縣、洞口縣、隆回縣、綏寧縣;吉首地區的永順縣、龍山縣、滬溪縣;張家界地區的桑植縣、永定區、慈利縣;懷化地區的通道侗族自治縣、溆浦縣、芷江侗族自治縣、靖州苗族侗族自治縣、沅陵縣、新晃縣、辰溪縣、會同縣;婁底地區的漣源市、冷水江市、新化縣;益陽地區的安化縣;常德地區的桃源縣等。[3]在這片廣袤的湖湘大地上,為我們留下了極其豐富而又珍貴的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這些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具有如下獨特的優勢和鮮明的特征:

   (一)分布廣泛,種類齊全

紅軍長征在湖南所經過的九個地區的四十八個縣(市),保存下來的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分布廣泛,主要圍繞紅軍長征途經的這些縣城、鄉鎮成點狀分布,根據相關文物保護名錄統計約有150余處,但相對而言,懷化市、張家界市、郴州市、永州市的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相對集中,數量較多,集群優勢比較明顯。同時這些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種類齊全,按照性質進行劃分,可以劃分為戰爭戰斗遺址、著名戰役、名人故里、會議遺址、紅軍故事等五種類型。如:工農紅軍活動紀念館(增日鄉增日村)、桂東縣紅軍村、誓師西征舊址、《三大紀律?六項注意》頒布地、“紅軍樓”、紅軍墓、紅軍標語、塔臥鎮中共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舊址、中國工農紅軍長征通道轉兵紀念館、紅軍長征紀念碑等戰爭戰斗遺址;延壽阻擊戰、百丈嶺戰役、蔣家嶺會戰、血戰湘江等戰役;賀龍元帥故里、粟裕故居、蕭克故居、廖漢生故居等名人故里;“紅六軍團誓師西征”座談會、搶渡湘江戰前會議、“小源會議”、通道會議等會議遺址;“半床棉被”、“瑤民大婦勇救紅軍戰士”、“四爺爺幫助紅軍過橋”、“肖克讓水給戰士喝”等眾多紅軍故事。同時,這些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很多與優美的自然資源、民俗風情資源、歷史文化資源緊密結合在一起,有著獨特的魅力。

   (二)遺址較多,保存較好

湖南省作為紅軍長征中所途經的重要省份,在這里留下了無數紅軍戰士英勇作戰的傳奇故事和眾多光輝事跡。他們戰斗過、生活過、駐足過的廣大地域至今仍可以尋找到他們當年的足跡和歷史的身影。大量保存下來的會議遺址、戰役戰斗遺址、根據地機關遺址等歷經八十年歲月的洗禮,在歷史的滄桑巨變中矗立不倒,默默講述著革命先烈的豐功偉績。根據調查和統計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中的紅軍遺址數量多,約有100余處,在相關部門的精心維護和人民群眾的自覺保護下普遍保存較好。如:湘南起義指揮部、梨山紀念亭、鄧家祠堂紅軍標語、縣總工會院內“紅軍墻”(湖南最大標語)、搶渡湘江戰前會議會址、小源公祠、冷水鎮紅軍紀念碑、鐘水河渡口、祠市公社紅軍烈士墓、岸山紅軍烈士墓、道縣茶園渡、瀟水浮橋、何氏宗祠紅軍墻、洞口縣花園紅軍橋、紅軍街、西中紅軍烈士紀念碑、肖氏宗祠紅軍標語墻、半邊庵戰壕、十字鋪紅軍亭、雞公坡紅軍紀念亭、湖南坡紅軍戰場遺址、馬頸坳渡口、金鞭溪紅軍路、紅二、六軍團指揮部舊址龍堰峪、紅軍長征便水戰斗遺址、中國工農紅軍長征通道轉兵紀念館、通道小水戰斗紀念碑、通道縣紅軍標語、紅軍駐足地“吉新慶”南貨鋪、“新裕”錫礦山革命烈士紀念碑、大水田紅軍長征紀念地等,這些都是極其寶貴的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

   (三)底蘊濃厚,特色鮮明

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底蘊濃厚,人文資源突出,具有鮮明的特色。紅軍長征在湖南經過的地方就是很多紅軍湘籍將領的故里,主要有賀龍元帥故里、粟裕故居、蕭克故居、廖漢生故居等;另有有不少湘籍將領長征再次途經湖南家鄉,如:毛澤東、左權、李志民、彭紹輝、宋時輪、譚家述、王震、譚政、肖克、唐延杰、耿飚、宋任窮、楊得志、鄧華、唐亮、廖漢生、方強、蘇振華、楊勇等,不可不謂名人眾多,而這些湘籍將帥的故居、紀念館、英雄事跡,無疑更加豐富了我省的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在很大程度上形成了特殊的集群效應——湘籍無產階級革命家群體與紅軍長征在湖南。這些湘籍革命家在紅軍長征經過湖南時期的表現,特別是毛澤東同志所發揮的巨大作用,所流傳下來的有形的、無形的史跡,都是極其珍貴的長征紅色文化遺產。同時,湖南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豐富多樣,擁有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10個,省級愛國主義教育基地59個,為數眾多的偉人故居、革命紀念碑、紀念塔、革命遺址、舊跡、活動場所以及與革命有關的文獻、圖片等,這些豐富的紅色資源其中不少就是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們與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交相輝映,互為表里,相得益彰,共同鑄就了湖南作為紅色資源大省的地位。

    三、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重要價值

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鮮明特點和獨特優勢,決定了其有著深厚的歷史價值、文化價值、旅游價值。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中蘊含著崇高的思想境界和高尚的革命道德情操,每一處革命遺跡、每一件珍貴文物、每一個革命先烈的故事都是鮮活的教材,都折射著革命先輩們崇高的理想、堅定的信念以及愛國主義的光芒。傳播其理念、彰顯其精神有利于繼承和弘揚紅色文化,對于我們今天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

   (一)歷史價值

紅軍長征在湖南時期是紅軍長征中最艱難、最危險的一段,面臨著“左”傾錯誤的軍事指揮和幾十萬敵人的圍追堵截,可謂生死存亡的嚴重關頭。但也正是紅軍長征在湖南的這段艱險經歷,使得廣大戰士和指戰員認識到左傾錯誤的嚴重危害,開始認同毛澤東同志的正確主張,特別是通道會議,挽救了危機中的中央紅軍,也為遵義會議的召開奠定了群眾基礎,準備了思想、組織條件[4]。同時紅軍長征過湖南,宣傳了革命思想,撒播了紅色火種,書寫了英雄事跡,湖南黨組織和湖南人民踴躍支援紅軍,為長征的勝利作出了積極貢獻。而紅軍長征經過湖南沿途眾多的光輝足跡、歷史事跡、建筑舊址等也成為寶貴的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成為留給湖南人民和中華兒女的的寶貴精神財富。這些長征紅色文化遺產是紅軍長征在湖南的真實見證,是中國革命歷史的時代記敘,有著極其重要的歷史價值。

   (二)文化價值

    長征時期,紅二、六軍團以及中央紅軍在湖南境內譜寫了一曲曲英勇雄壯的英雄贊歌,為我們留下了大量極其珍貴的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革命先烈們的光輝足跡、眾多相關的歷史建筑、歷史史跡等,它們既是中華兒女寶貴的精神財富,也是特別珍貴的世界文化遺產。這些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對于我們深入了解萬里長征的艱難歷程,感知革命先烈們堅定信念、艱苦創業、勇于犧牲、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崇高品質,從而強化對中國共產黨執政是人民和歷史的必然選擇的理解,更加自覺堅定地擁護黨的領導發揮著重要作用,是我們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巨大精神動力。而把這些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保護好、管理好、利用好,對于建設和鞏固社會主義思想文化陣地,大力發展先進文化,支持健康有益文化,努力改造落后文化,堅決抵制腐朽文化,具有深遠的意義,[5]同時,對我們確立正確導向,樹立鮮明旗幟,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也發揮著極其重要的文化價值。

(三)旅游價值

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具有特殊的旅游價值,它是旅游資源的有效載體,是發展紅色旅游極其珍貴的特色旅游吸引物。自2004年中共中央、國務院作出大力發展紅色旅游的重大決策以來,湖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紅色旅游發展。據統計顯示,2004年至2014年,十年間湖南紅色旅游接待游客突破4億人次,實現紅色旅游收入突破1600億元人民幣。目前湖南共有23個全國紅色旅游經典景區,34個紅色旅游等級景區,成功打造了多個紅色旅游品牌。如懷化通道舉辦了“紅色通道美麗侗寨”紀念通道轉兵80周年暨2014年中國(湖南)紅色旅游文化節。同時,其中不少紅色旅游景點正是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如作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紅二、六軍團長征出發地舊址(桑植)、紅二軍團長征司令部舊址(新化)、恭城書院(通道)等。進入2016年,湖南省紅色旅游迎來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這一重要歷史節點,湖南紅色旅游發展必將順勢而為、乘勢而上。深度挖掘紅色文化內涵,充分發揮好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旅游價值,促進紅色旅游融合發展。

四、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保護利用

(一)提高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認識

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是中華兒女寶貴的精神財富,也是近代世界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更是一種珍稀的紅色旅游資源。它是湖南省紅色旅游開發中最具潛力、最具影響力的特色資源之一,是湖南旅游經濟發展的寶貴財富,不僅具有經濟價值,還具有革命文化價值、歷史文化價值、審美文化價值、社會教育價值。[6]從經濟價值分析,它可以轉變成旅游資源,成為旅游吸引物;從革命文化價值分析,它是進行革命傳統教育的有效載體,給人以教育啟迪;從歷史文化價值分析,它是歷史的記憶,歷史的見證;從審美文化價值分析,它是社會美、物質美的體現;從社會教育價值分析,它可以資政育人,傳承文化,給人教益。因此,保護好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就是保護湖南紅軍長征的歷史文化記憶,也就是傳承偉大的長征精神。因此,這也就要求我們必須充分挖掘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內涵。文化內涵是一切紅色文化資源的核心靈魂,只有充分領會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深刻內涵,才能不斷提升其品質,彰顯革命先烈們偉大的愛國精神和崇高品質,才能結合時代賦予其新的氣質,這樣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才能永遠具有凝聚力和吸引力。為了充分挖掘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內涵:一是要加強中國革命史和中共黨史研究,深挖長征文化特質。二是要抓住長征主題,凸顯資源特色。三是外化長征紅色文化,解讀其深刻內涵。

(二)加強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保護

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作為我國極其寶貴的革命遺產和近代重要的世界文化遺產,具有稀缺性、不可再生性和不可替代性,必須建立科學的保護體系,強化對革命文物、文獻、建筑、遺址等“長征紅色文化遺產”的保護,同時參照對世界文化遺產地的保護方法,對重大戰役、重大事件以及在民間留存的長征紅色文物等進行局部的原風貌保護。為此,我省圍繞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這一契機,努力做好長征文化資源的普查和排查工作。系統研究、梳理、整理區域內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深入開展紅軍長征相關全國各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安全隱患、消防安防防雷、維修保護、展示陳列、周邊環境、開放服務等情況排查,目前已取得一定的成績[7]。然而保護是一個系統,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保護,不僅要注重對重要文物、遺址遺跡、紀念地等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更要注重對革命歷史文獻、紅色歌曲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注重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真實性、整體性、可讀性、可持續性。要推進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數字化保護和有效傳承,加強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網絡數據庫建設。首先要進行文物普查,摸清底子;第二,納入保護,將抗戰文化遺產納入文物保護單位;第三,保存信息,對非文物保護單位,包括已經消失的遺址,實行掛牌保護,將歷史信息保存下去。[8]關鍵是要努力做到有效保護,保護實物、修復實物、整治實物,出臺相應的規范與制度,使保護制度化、規范化。同時要做到永續利用,不僅注重遺產數量的擴張,更要注重質量的提高,要努力尋求資源開發和保護的最佳結合點,堅持“綠色”、“協調”、“開放”、“發展”、“共享”的理念。

   (三)整合湖南境內相關紅色文化資源

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是我國紅色文化資源的重要組成部分。湖南省作為紅色資源大省,有著極其豐富和獨具特色的紅色歷史文化資源。在湖南這塊紅色熱土上,發生了秋收起義、湘南起義、平江起義、紅軍長征等眾多重大革命歷史事件,涌現了黃興、宋教仁、蔡鍔等民主革命先驅,毛澤東、劉少奇、任弼時、彭德懷、賀龍、羅榮桓、粟裕、黃克誠等眾多無產階級革命家,向警予、蔡暢、楊開慧等巾幗英雄,可謂“革命搖籃,偉人故里”。[9]對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進行保護和利用,不能為了開發而開發、為了保護而保護,將其孤立起來,而必須對湖南境內相關紅色文化資源進行有效整合、優化整合,將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保護利用與湖南省紅色旅游的發展統籌起來,協調推進,著力發展紅色旅游。2013年,湖南省政府將韶山確定為第一輪紅色文化旅游產業重點縣,此后又相繼將通道、炎陵、汝城、宜章等紅色旅游重點縣列為第二輪、第三輪紅色文化旅游產業重點縣。而通道、炎陵、宜章等縣所依托的紅色資源在很大程度上正是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與其它各種豐富的紅色資源整合起來,以點帶線,串點成線,極大的豐富和促進了湖南紅色旅游的發展,也使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得到了更加有效的保護和充分利用。

(四)開發長征紅色文化遺產特色旅游

    特色是旅游產品的生命,文化是旅游產品的魅力。湖南紅色旅游的發展要充分利用特有的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尤其是在中國革命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通道轉兵”等。同時努力打造旅游精品,創造新的經濟增長點。第一,規劃設計高水平。整個設計風格應統一為莊嚴、神圣、肅穆,同時長征紅色景區的風格特色也要與周圍環境相協調,建筑材料,施工工藝都要高標準、高要求。第二,景區環境質量要高,文化內涵要深入挖掘,表現形式要巧妙結合得當。長征紅色文化遺產旅游要與生態旅游和休閑旅游有機結合。第三,從全局入手,合理布局相關基礎設施,讓游客在接受紅色教育的同時,在輕松愉快的環境中得到最大的心情愉悅。第四,精心撰寫有關宣傳資料,全面反映景區建筑特點和文化內涵,做到圖文并茂、印刷精致。同時,紅色旅游產品要在求特、求新上下功夫,注重教育性、觀光性、時代性、參與性、體驗性。紅色旅游產品的開發不能僅僅停留在看看遺址、看看照片展覽等層面,需要研究旅游者的審美觀念和消費心理,不斷創新手段。[10]可以通過參觀革命遺址、聽革命故事、欣賞電影、演唱革命歌曲、尋找戰場遺址等方式,增強特色旅游產品的吸引力。相關紀念館可以定期舉行模仿工農紅軍的軍事演練、野營,觀看長征的相關電影、電視;請專家講述紅軍長征在湖南的歷史文化;組織入黨宣誓,教唱紅色經典歌曲,運用聲、光、電的手段展示血戰湘江、通道轉兵等場景的4D電影等。

(五)打造長征紅色文化遺產特有品牌

紅軍長征是中國共產黨人寶貴的精神財富,也是我黨取之不竭的寶貴精神資源,更是我們黨之魂、軍之魂、民族之魂的最高體現。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則是紅色旅游業的優良旅游載體,寶貴的旅游資源。湖南要充分利用這種資源,使之成為我省紅色旅游發展新的增長極。紅軍長征在湖南所經過的地方旅游資源遺存豐富、類型多樣,很好的展示了當時紅軍長征時的歷史情況。同時湖南段紅軍長征沿線既有武陵源世界自然遺產、又有鳳凰歷史文化名城、還有土家苗家風情等優勢旅游資源,融“綠色”旅游資源、“俗色”旅游資源、“古色”旅游資源于一區。因此,在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開發的過程中,要將紅色、古色、綠色、俗色有機結合起來,以紅色為主帶動區域內的古色、綠色、俗色的聯動開發,打響“紅軍長征在湖南”這一特有品牌。樹立起“大旅游”的觀念,站在全局的高度進行旅游開發,將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與紅色旅游有機的結合起來,把區域紅色旅游的精華融入到“紅軍長征在湖南”的“大旅游”的各個要素中來。積極引入旅游文化資源登錄與管理制度,著重開發一些具有特色鮮明、內涵濃厚,能夠充分體現紅軍長征在湖南這一主題的旅游項目,通過舉辦文化節慶活動等,來提高紅色旅游的品味。如懷化舉辦了紀念通道轉兵80周年暨2014年中國(湖南)紅色旅游文化節,取得良好反響。

(六)加強長征紅色文化遺產宣傳力度

紅軍長征在湖南留下了豐富的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具有重要的價值,但是以紅軍長征為主題的紅色旅游卻發展較晚,品牌形象缺乏,影響力相對有限。為此必須要加強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的宣傳力度,實施一整套主動、積極地宣傳營銷,只有這樣湖南紅軍長征的光輝史跡才會得到更多的關注和重視,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才會得到更好的保護和更加充分的利用,以“紅軍長征在湖南”為主題的紅色旅游也才會有更好的發展前景,游客的數量也必然會得以增長和提高。為此,一是不斷完善湖南長征文化遺產資源相關資料的編制和印刷,如《紅軍長征在湖南》文史資料叢書,還可編寫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名錄、概述,紅軍長征在湖南研究等。二是與主流媒體、旅游雜志和旅游網站合作,開辟專欄、專題等形式,把湖南長征紅色文化遺產旅游作為一個整體品牌進行營銷和推廣。三是建立湖南長征紅色旅游主題網站,不斷豐富旅游網站的內容,圖文并茂,生動活潑,增強其知識性、吸引力、可讀性。四是著力開發湖南長征紅色文化相關產品,要深入挖掘紅軍長征在湖南的歷史、人物、事件遺存,不斷發現事物背后的英雄故事,積極開發文化產品,創造更多喜聞樂見、雅俗共賞的優秀文藝作品,再現湖南紅軍長征的歷史文化,彰顯獨特品牌。

道縣紅軍長征文化遺產:陳樹湘烈士紀念園、陳樹湘石馬神斷腸明志地、陳樹湘戰斗遺址、紅軍墻、紅軍橋、葫蘆巖紅軍渡、石廚頭社區祠堂紅軍標語墻、禾塘決策舊址、湘江戰役豪福紅軍臨時指揮部舊址、蔣家嶺戰斗舊址。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梦幻西游2所有宠物图鉴
天津快乐十分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 30选5开奖号 幸运快三全天计划 秒速飞艇和值公式 吉林快3 富贵乐园游戏下载 幸运快三在线计划 一分赛车赢钱的技巧 云南飞小鸡麻将 闲来浙江麻将下载安装 单机四人不要钱的麻将 河南快3近200期 11选5 2胆全拖多少钱 658配资 广东好彩一预测推荐